『风过无痕』

[薛瑶] 唯君而已(1)

☆隐曦澄,忘羡,宋晓
☆严重OOC
☆现代paro
☆不确定HE/BE
☆不定期刀或糖
☆私设多如毛
☆大概是未确定关系前的故事,也可能会变成陌路人?

       硬币的两面,你看到了哪一面?

1. "小星星还在等我呢,先走一步啦" 薛洋笑得比干了坏事得逞还愉悦地溜出宿舍。金光瑶的笑容在门关闭的那瞬间冷了下来,说不出是难过还是生气,包装精致的礼物就被狠狠地摔在地上,还带着一阵阵腻死人的甜蜜。宿舍里沉默了好一阵子,那份礼物还是被金光瑶轻轻地放在布满糖果纸的下铺。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爬上了上铺,墙上的时钟显示9点钟,好像太早了。金光瑶又坐起身子来,无端端扯出一个笑容,又啪的一声倒在床上,闭上没有盛着星辰的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些脚步声,听起来有些凌乱,金光瑶睁开眼睛,安静地等待敲门声响起。不多时,有人停在门前,"叩叩叩"的声音好像启动了金光瑶某种开关,愣了一愣,他又挂上完美的笑脸打开了门。
"不好意思打扰了 学弟" 那人带着歉意地笑了笑,身边不正是喝得醉醺醺的薛洋,笑脸微微带了些不显的不悦地客套几句,把像藤蔓一样缠在别人身上的室友扯进寝室后便关了门。他抬头看了时钟,十二时正,走过窗户时看见了那人正和另一人携手谈笑,另一人的脸上很明显地流露出宠溺得不得了的眼神看着对方,啧眼睛有点痛。金光瑶又看了看摊在床上假醉的某人,想开口讥讽他然后向以往一样缠绵在一起,却只是垂下眼帘,关了灯爬上床。
他听得见下面的人并不沉稳的呼吸声,随即听见那人站了起来,在黑暗中注视着他的侧脸,好像盯着猎物的狩猎者。好久好久,久得他几乎都快睡着了。黑暗中那人轻轻地凑过头来吻了他的唇,慢慢地舔咬就是不曾深入。金光瑶居然就慢慢地入睡了,就着唇上的柔软。"呵..." 似乎听到那人轻轻地笑了一声,唇上又被吻上一吻,然后他的世界就彻底昏暗了。

薛洋确实是假醉的,他是记得往年的生日都是金光瑶送他一袋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糖果,然后两人就着糖果的甜腻做了一个晚上。只是今年他突然想和晓星尘一起过罢了,想看看那个清风明月的君子有多清风明月地庆祝他的生辰,却没想到宋岚那面瘫也跟着去了,美曰其名为一起庆祝,实际上还不是怕他抢了小星星。一想到在包厢里那两人是怎么腻歪的就有点辣眼睛。或许,他也希望情绪从不外露的金光瑶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例外而发脾气,哪怕是讥讽他也好也会让他感到一丝愉悦。可他的阿瑶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也没反应出来,只是无比平静地关灯就寝。薛洋有些怄气地睁开眼睛,手往旁边一伸却摸到了那礼物,甜甜的气味,床上的糖果纸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地丢进了垃圾桶。好像有点开心,他知道金光瑶还没合上眼睛,因为他对他的阿瑶再了解不过了,阿瑶睡着的时候声音不会如此安静,反而会有点轻轻的呼噜声。于是他便站起来面向塌上的人,安静地看着金光瑶的侧脸,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情绪的痕迹,这一看便看久了。薛洋凑过去靠着床沿,难得地温柔对待那双小嘴唇,他细细地舔弄描绘嘴唇的形状。还是阿瑶比较甜啊,薛洋想,正想狠心地深入时却听见金光瑶的呼吸声变得绵长,他居然就这样睡了!?
也罢,薛洋轻笑了一声,又郑重地吻上他的唇。

"晚安 阿瑶..."

☆TBC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