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无痕』

薛瑶 唯君而已(2)

2. 其实金光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是哪里出了错,无端端蹦出了一个薛洋把他的世界搞得乱七八糟。

    要说起他和薛洋的相遇,那就好比是良家妇女遇上街边流氓,还是专掀裙子的那种。这可不是开玩笑,薛洋真的掀过他的裙子。薛洋复学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年一度的庆典,身为班上的班花阿不是,是班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社交代表,金光瑶就这样被坑了,而且还是被魏无羡和江澄坑的。金光瑶换上一套据知是魏江两人特地订做的女仆装,还附赠猫耳,强忍着干掉那俩傻逼的怨念走出了厕所并且决定要报复他们的瑶瑶女仆,就这样遇上了嘴里嚼着糖的薛大人。

   薛大人绕着瑶瑶女女仆转了几圈,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金光瑶平坦的胸部,突然虎牙一露,手起手落,瑶瑶的裙子就被掀开了,薛大人看着里头的安全裤觉得很失望。看起来身娇体柔易推倒的瑶瑶歪头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薛洋一个过肩摔KO,嗯搞定了,扫了扫裙摆后抬腿就是一脚踩在薛洋的肚子上越过。好像有点愉悦呢呵呵,然而脚上突然有一股力道拉着他,金光瑶也华丽丽地摔倒了,以脸着地的摔倒法。闻声赶来的同学们都震惊了,魏江两人却笑得东倒西歪。事后俩人都被送去了保健室,还在保健室差点开打,金光瑶从此踏上了被流氓调戏掀裙强吻的人生。对此,金光瑶表示无比戳心,薛洋表示荣幸至极。

  事发过后几天,学校把薛洋分发去了金光瑶的宿舍,美曰其名相互磨合,实际上是魏无羡暗搓搓指使学生会副会长搞的事。薛洋和金光瑶之间的红线就这样被魏无羡给连起来了。(瑶瑶:把老子安稳的人生还来)(薛洋:等你下得了床再说)

   对于魏江两人的嘲笑,智商超群的金光瑶表示解决方法十分简单,他上网各订了两套女仆装和水手服给学生会长和副会长。收到快递的会长副会长表示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坚信是自家媳妇订的而十分满意,据知情人所言魏无羡三天病假,江澄则无比坚强地在第二天扶着腰来上课,身边还站着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蓝会长,好像有点辣眼睛。

TBC

小剧场
江澄一回到蓝曦臣租的房子里就被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热气打在他的脖子上,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人亲得一塌糊涂,还不知不觉被套上了那两套服装。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已经被吃干抹净三次还差点穿着女仆装上演厨房play。隔天早晨起来江澄一脸蒙逼只穿着被撕裂的水手服被蓝曦臣圈在怀里!小幅度地挣扎了一下,江澄觉得他真的会死在这里。蓝曦臣充满情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随之是亲昵地舔弄他的耳朵。
”阿澄,时间还早着呢。。。”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