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无痕』

【喻黄】金风玉露(一)

٩(●˙—˙●)۶ 强烈推荐

一棵田七:

*ABO设定,喻A黄O,黄少十二赛季退役设定。


*各种狗血,带球跑,破镜重圆梗全部往文里套,就是这么喜欢狗血。


*预警!这篇文是我写的第一篇喻黄,各种各种各种逻辑不通各种ooc都是要预警的。


对于喻总和天天的分手原因,我感觉我是永远绕不出来了;天天退役也是剧情需要;后面还会出现喻总误会天天和老叶等等狗血剧情,如果觉得雷或者有感情洁癖就千万不要看下去了,答应我!


如果觉得这些似乎都还可以接受,那就开始吧~


——————————


  “黄少毒奶6666666”


  “蓝雨翻盘黄少功不可没,经理请吃饭了没?”


  “这波不容易,多亏烦烦解说台发功!多谢烦烦!”


  “23333烦烦真·粉似黑”


  “兴欣这波被奶的头晕脑胀hhhhhhh”


  “庙粉表示听到黄少赛前预测心态就稳住了好吧”


  黄少天回家刚打开直播间,右下角评论已经飞也似的开始刷屏。打眼看过去,关键词跟他料想的一模一样——


  毒奶。


  “什么鬼啊我只是实事求是地分析了一下两边的实力而已,毒奶什么毒奶什么,我又没说我庙必输无疑,只是面对兴欣赢面小一点儿而已好不好。”还没打开屏录,他先开麦嚷嚷开了。退役以后整天跟粉丝混在一起,他也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改口管“蓝雨”叫“我庙”了。


  不过也没啥好否认的,十五赛季了,蓝雨还是没一个妹子。


  “比赛结果预测这个东西本来就不靠谱的好吧,选手状态这种决定性因素谁也预料不到的啊,不过今天队长状态的确神勇,搞不好之前的低迷期终于让他克服过去了。”黄少天仔细回想了一下比赛中的细节,“这场比赛的关键就是最后团队赛里的212包围,这个战术肯定是针对小乔的布局临时想出来的,那十有八九就是我们队长想出来的了,再加上关键时刻的死亡之门扭转战局。嗯,如果队长继续保持状态,我猜常规赛后面几轮我庙没压力。”


  话还没刷完,直播间已经刷开了,满屏都是一句话——


  “烦烦宇宙第一喻吹。”


  或者是——


  “黄少宇宙第一喻吹。”


  “卧靠,庙粉不吹我庙吹什么啊,我谦虚一下你们又说我毒奶,讲不讲道理了还。”黄少天把平板电脑接在了台式机上,打开了屏录。


  “天天!!色相头!”


  “开摄像头啊烦烦,不开我们不看!”


  “虎牙,我们要看虎牙!!!”


  黄少天无奈了,这群正经粉丝怎么整天要看他的脸,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他的粉都是Alpha?


  “我靠我一个Omega抛头露面的多不好啊多不好啊,我可是正经的技术型主播,不开摄像头也有人看的好不好?反正我不开不开不开。”


  弹幕果断不答应了,全都在刷“文明观球”,“文明观天”,“天天我是你的颜粉”之类的。


  “哎哎哎,对了你们前几天老在微博底下留言,让我玩荣耀手游是几个意思?我看了一下就是普通的回合制游戏啊,不要操作不要意识不要手速,你们看我点来点去不觉得很无聊吗?”


  “抽抽抽抽!!”


  “hhhhhhh检验血统的时候到了”


  “来一发!吸吸吸吸吸吸吸吸”


  “烦烦记得洗脸洗手!”


  “大口呼吸欧洲新鲜空气”


  “黄少抽不出黄烦太没天理了吧?”


  这句话一出,弹幕又被刷了一波。


  黄少天蒙了,嘴里就蹦出五个字来:“黄烦是什么?”好像每个字都跟自己很相关的样子?


  之后少说五六十个人回答了他:“夜雨声烦·黄少天,神卡。”


  “厉害了这游戏居然还有我的名字。”黄少天仔细一想,好像不知道多久以前云秀确实打过电话给他,让他授权一个什么东西,他当时手里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随口就答应了,难不成就是这个游戏卡?


  他仔细研究了一下,夜雨声烦实际上是一个紫色卡片,抽出概率虽然不太大,玩久了总能刷出来。但是如果夜雨声烦后边加上了“·黄少天”,这个卡就变成了一张橙卡,这个剑客全属性都比紫卡高了20%左右。


  “吼吼,拼欧气的时候到了。我跟你们说,你们去撺掇队长玩这个,他是真欧皇,玩阴阳师30级除了两面佛SSR全了。我SSR抽的还挺多的,就是连着4个妖刀姬伤不起。”


  弹幕又刷起来:“黄少真妖刀666666”。


  黄少天兴致勃勃点进了召唤界面,结果一张召唤券也没有。按照评论里七嘴八舌的热情指导,他顺利完成了一系列新手任务,获得了15张奖券。


  点开召唤界面,观众老爷们顿时各种热血沸腾。


  弹幕又刷过一波,黄少天眼尖看见其中夹着一条系统通知:


  【君莫笑】进入了直播间“金风玉露一相逢”。


  之后就是一波君莫笑查房大军弹幕来袭。


  “娱乐主播当得挺乐在其中啊。”叶修在评论里打字,好在他也是个签约主播,用户名是加粗加红的,否则黄少天眼睛再尖他这一行话也要淹没在查房大军的刷屏里。


  “你妹啊叶不修,解说一下午嘴巴都说干了回来玩玩手游怎么了?你这种查房主播好意思说我,你都多久没上线了,居然上线就查房,羞不羞啊你。”


  黄少天嘴上说着,手里抽出了他的第一张卡——


  君莫笑。


  一张较为稀有的紫卡。


  “……”


  “………”


  “………………”


  评论里的省略号越来越长,渐渐地又被一堆“666”“哈哈哈”和“23333”取代了。弹幕里偶尔飘过的“命运的安排”,“叶黄一生推”,“叶黄党默默吃下这口糖”几行字显得格外醒目。


  切,还叶黄呢,黄少天多想当着各位观众大老爷的面揭露叶不修是个Omega的事实。


  “什么叶黄啊明明就是黄叶!”不能揭露叶修的个人隐私,但黄少天坚决要做前面的那个。


  叶修又打了一行字:“不说了,你自己体会,哥去查下一家了。”


  “叶不修你别跑!一会儿我去查你的房!你等着等着等着!”黄少天大吼了一声,弹幕纷纷表示支持,并决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微薄的力量。


  黄少天又接连抽了9张卡,不是绿的就是蓝的,有好几个账号卡名字连他都没听过,让人不禁怀疑这些名字的真实性。


  “叶神走了一秒不行!”


  “黄少别灰心,还有五张!”


  “黄少欧皇血统不太纯正啊。”


  “官方居然不暗箱操作,这能忍?烦烦打电话投诉他们!”


  黄少天又点了4张,居然出了一张紫卡“一叶之秋”。


  弹幕里又飞过很多省略号以及类似于“宿命”,“黄少认了吧你和叶神关系撇不清了”之类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弹幕。


  “我靠我靠我靠,什么鬼啊,这游戏策划是云秀吧,明天我要打电话投诉,15张卡都不出一张橙卡过分了吧?”黄少天还剩最后一张卡,他抬头一看,弹幕里一片哀嚎遍野,里边居然有土豪声称自己抽了1500张都没见过橙卡。


  “千分之掉率?云秀真的是变态啊,你们肯定不知道她以前玩阴阳师的时候,几百张卡抽不出一张SSR的,结果离月见黑就差三张的时候出了个小鹿男,把她给气的,一怒之下删游戏了,我猜她这是在报复社会。”黄少天一边咕咕哝哝,一边点了最后一次召唤。


  系统公告:欧皇附体!恭喜玩家金风玉露召唤出极稀有英雄【索克萨尔·喻文州】。


  “我靠?什么情况?队长?”黄少天看见乍一看见索克萨尔,吓得差点把平板电脑从手里扔出去。


  “是队长吧?是的吧?这卡属性怎么样,垃圾吗?”抬头看向各位观众老爷们,电脑屏幕上弹幕飞快的刷,他除了“卧槽”等语气词,其余什么也看不清。


  五分钟后,弹幕终于消停了一些。


  “喻索啊我去,我也想要啊,不管是什么请赐我一张神卡吧。”


  “宇宙第一喻吹居然问喻索是不是垃圾卡!”


  “非酋表示再垃圾也是橙卡。”


  “队长卡怎么可能垃圾!庙粉第一个不服。”


  黄少天拉着这张索克萨尔3D建模看了一圈,别说,还真跟荣耀里一摸一样。


  不过怎么会抽到他呢,天意?他都已经不跟他私下往来了。


  “15张卡抽完了,不玩了不玩了,有没有小分队告诉我叶不修在干嘛,咱们去查他房,查完睡觉。”说着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晚了,哥来查你房了,开门。”叶修咚咚咚三声极快的敲门的声音从他正后方客厅防盗门后面传来。


  “什么情况?老叶?你居然在G市,那你刚刚在哪儿上的网?”管不了直播间里一群刷“yoooooo”的吃瓜群众,他爬下椅子到客厅去开门。


  “唉哟,你这客厅就是宽敞啊。”叶修丝毫不见外,脱了鞋就光脚进来了,黄少天低头看着他手里提着他家附近药店的袋子,里面装着一堆抑制剂,心里差不多就明白了。


  “卧槽你厉害,等着啊。”黄少天回了自己屋子,“老叶来了,不直播了,大家晚安,下次直播我在微博上预告。晚安晚安晚安,谢谢支持谢谢捧场!”

薛瑶 唯君而已(2)

2. 其实金光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是哪里出了错,无端端蹦出了一个薛洋把他的世界搞得乱七八糟。

    要说起他和薛洋的相遇,那就好比是良家妇女遇上街边流氓,还是专掀裙子的那种。这可不是开玩笑,薛洋真的掀过他的裙子。薛洋复学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年一度的庆典,身为班上的班花阿不是,是班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社交代表,金光瑶就这样被坑了,而且还是被魏无羡和江澄坑的。金光瑶换上一套据知是魏江两人特地订做的女仆装,还附赠猫耳,强忍着干掉那俩傻逼的怨念走出了厕所并且决定要报复他们的瑶瑶女仆,就这样遇上了嘴里嚼着糖的薛大人。

   薛大人绕着瑶瑶女女仆转了几圈,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金光瑶平坦的胸部,突然虎牙一露,手起手落,瑶瑶的裙子就被掀开了,薛大人看着里头的安全裤觉得很失望。看起来身娇体柔易推倒的瑶瑶歪头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薛洋一个过肩摔KO,嗯搞定了,扫了扫裙摆后抬腿就是一脚踩在薛洋的肚子上越过。好像有点愉悦呢呵呵,然而脚上突然有一股力道拉着他,金光瑶也华丽丽地摔倒了,以脸着地的摔倒法。闻声赶来的同学们都震惊了,魏江两人却笑得东倒西歪。事后俩人都被送去了保健室,还在保健室差点开打,金光瑶从此踏上了被流氓调戏掀裙强吻的人生。对此,金光瑶表示无比戳心,薛洋表示荣幸至极。

  事发过后几天,学校把薛洋分发去了金光瑶的宿舍,美曰其名相互磨合,实际上是魏无羡暗搓搓指使学生会副会长搞的事。薛洋和金光瑶之间的红线就这样被魏无羡给连起来了。(瑶瑶:把老子安稳的人生还来)(薛洋:等你下得了床再说)

   对于魏江两人的嘲笑,智商超群的金光瑶表示解决方法十分简单,他上网各订了两套女仆装和水手服给学生会长和副会长。收到快递的会长副会长表示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坚信是自家媳妇订的而十分满意,据知情人所言魏无羡三天病假,江澄则无比坚强地在第二天扶着腰来上课,身边还站着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蓝会长,好像有点辣眼睛。

TBC

小剧场
江澄一回到蓝曦臣租的房子里就被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热气打在他的脖子上,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人亲得一塌糊涂,还不知不觉被套上了那两套服装。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已经被吃干抹净三次还差点穿着女仆装上演厨房play。隔天早晨起来江澄一脸蒙逼只穿着被撕裂的水手服被蓝曦臣圈在怀里!小幅度地挣扎了一下,江澄觉得他真的会死在这里。蓝曦臣充满情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随之是亲昵地舔弄他的耳朵。
”阿澄,时间还早着呢。。。”
  

[薛瑶] 唯君而已(1)

☆隐曦澄,忘羡,宋晓
☆严重OOC
☆现代paro
☆不确定HE/BE
☆不定期刀或糖
☆私设多如毛
☆大概是未确定关系前的故事,也可能会变成陌路人?

       硬币的两面,你看到了哪一面?

1. "小星星还在等我呢,先走一步啦" 薛洋笑得比干了坏事得逞还愉悦地溜出宿舍。金光瑶的笑容在门关闭的那瞬间冷了下来,说不出是难过还是生气,包装精致的礼物就被狠狠地摔在地上,还带着一阵阵腻死人的甜蜜。宿舍里沉默了好一阵子,那份礼物还是被金光瑶轻轻地放在布满糖果纸的下铺。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爬上了上铺,墙上的时钟显示9点钟,好像太早了。金光瑶又坐起身子来,无端端扯出一个笑容,又啪的一声倒在床上,闭上没有盛着星辰的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些脚步声,听起来有些凌乱,金光瑶睁开眼睛,安静地等待敲门声响起。不多时,有人停在门前,"叩叩叩"的声音好像启动了金光瑶某种开关,愣了一愣,他又挂上完美的笑脸打开了门。
"不好意思打扰了 学弟" 那人带着歉意地笑了笑,身边不正是喝得醉醺醺的薛洋,笑脸微微带了些不显的不悦地客套几句,把像藤蔓一样缠在别人身上的室友扯进寝室后便关了门。他抬头看了时钟,十二时正,走过窗户时看见了那人正和另一人携手谈笑,另一人的脸上很明显地流露出宠溺得不得了的眼神看着对方,啧眼睛有点痛。金光瑶又看了看摊在床上假醉的某人,想开口讥讽他然后向以往一样缠绵在一起,却只是垂下眼帘,关了灯爬上床。
他听得见下面的人并不沉稳的呼吸声,随即听见那人站了起来,在黑暗中注视着他的侧脸,好像盯着猎物的狩猎者。好久好久,久得他几乎都快睡着了。黑暗中那人轻轻地凑过头来吻了他的唇,慢慢地舔咬就是不曾深入。金光瑶居然就慢慢地入睡了,就着唇上的柔软。"呵..." 似乎听到那人轻轻地笑了一声,唇上又被吻上一吻,然后他的世界就彻底昏暗了。

薛洋确实是假醉的,他是记得往年的生日都是金光瑶送他一袋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糖果,然后两人就着糖果的甜腻做了一个晚上。只是今年他突然想和晓星尘一起过罢了,想看看那个清风明月的君子有多清风明月地庆祝他的生辰,却没想到宋岚那面瘫也跟着去了,美曰其名为一起庆祝,实际上还不是怕他抢了小星星。一想到在包厢里那两人是怎么腻歪的就有点辣眼睛。或许,他也希望情绪从不外露的金光瑶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例外而发脾气,哪怕是讥讽他也好也会让他感到一丝愉悦。可他的阿瑶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也没反应出来,只是无比平静地关灯就寝。薛洋有些怄气地睁开眼睛,手往旁边一伸却摸到了那礼物,甜甜的气味,床上的糖果纸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地丢进了垃圾桶。好像有点开心,他知道金光瑶还没合上眼睛,因为他对他的阿瑶再了解不过了,阿瑶睡着的时候声音不会如此安静,反而会有点轻轻的呼噜声。于是他便站起来面向塌上的人,安静地看着金光瑶的侧脸,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情绪的痕迹,这一看便看久了。薛洋凑过去靠着床沿,难得地温柔对待那双小嘴唇,他细细地舔弄描绘嘴唇的形状。还是阿瑶比较甜啊,薛洋想,正想狠心地深入时却听见金光瑶的呼吸声变得绵长,他居然就这样睡了!?
也罢,薛洋轻笑了一声,又郑重地吻上他的唇。

"晚安 阿瑶..."

☆TBC

曦澄无限好 小段子(一)

#人物归魔道祖师亲妈墨香大大

#OOC,脑洞都归我

#小学生文笔+一堆私设

1.
蓝曦臣视角
凌晨一点钟,今天的客户特缠人,硬是扯着他多说了一小时的话,希望家里那位可别生气了才好。
蓝曦臣望着屋里微弱的灯光笑了起来,有个人在等他归家啊。他轻轻地打开房门,果然从微弱的灯光中看见了打着瞌睡的江澄,平时凌厉的脸庞在柔光的衬托下显得无比柔和,像一阵暖风轻轻地吹在蓝曦臣的心上,蓝曦臣的目光越加柔和,这人哪怎么说都听不进呢。不久,江澄像是感应到了蓝曦臣的目光,缓缓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站起来就往蓝曦臣的身上靠。蓝曦臣的呼吸一顿,这个动作让他的心脏受到巨大重击,怎么会这样可爱啊他的晚吟。"睏..." "晚吟先去房间等我,我等会儿就去,嗯?"于是江澄点点头,回房等老公(不是!!)。
望着爱人的背影,蓝曦臣无奈地摇了摇头去洗澡了。洗完澡后,蓝曦臣看见在方才江澄打瞌睡的沙发边上散落着一些纸张,上面写满了字,不过由于疲累感和想要赶快回房的他只是将纸张叠好放在江澄的工作台上,因而错过了一些会让他遭到致命一击的字眼(。。。才不是!!)。
待他回房后,便看见江澄原来还没睡着,硬是撑着眼皮靠在床头还不停发出细微的声音。蓝曦臣一见那可是心疼得不得了,另一方面心却无法控制地快化成水了。
蓝曦臣一走近江澄,江澄的身体就直接倒到床上还,蓝总裁看了好气又好笑,轻轻地躺上床一把把江澄抱在怀里。江澄迷迷糊糊地像是醒了一样,一双眼睛半眯着看着眼前的人,身体动来动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蓝曦臣柔眼看着怀中人的举动,低头在他的额头上轻吻,"晚吟睡罢。"怀中人像是得令了一样终于入梦乡,听着他如此安心的呼吸声和一脸天使般柔软的脸庞,蓝曦臣又忍不住多亲了几口,,怎么亲都不满足啊,明晚回得早点好了。合眼开始要入眠 。忽的听见江澄软糯的声音自怀中传来,
"欢迎回来..涣哥哥"

~~~~~~~~~~~~~~~~~~~~~~~~~~~~~~~~~~~~~
#下回江澄视角
#有撞梗还是撞文风吗有吗有吗有吗
#周一考试了所以更文很慢